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贤丽说

小众生活.财经.动态 分享_客观 公正 理性 真理 良知 胸怀 宽容是未来的肯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暴涨之后难免暴跌 泡沫破裂是时间问题  

2013-08-02 12:57:42|  分类: 生活理财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暴涨之后难免暴跌 泡沫破裂是时间问题 - 贤丽说 - 贤丽说
 

2013年08月01日讯】看空中国房地产市场,是很多经济学家的噩梦。越是看空,越是暴涨。但市场自有其内在规律,扭曲的关系最终会被理直,一路暴涨之后也难免会出现暴跌。当我们仰望房价觉得高不可攀之时,或许泡沫破裂的脚步正在逐步走来。

从一个长远的角度看,从来就没有只涨不跌的市场。这一规律不仅适用中国,也适用于市场经济相对更加完善的美国和日本。

记得2006年6月笔者初到华盛顿时,许多美国人还为没有及时买房或少买了房子而懊恼不已。一位华人朋友就颇有悔意地对我说,以前他买的60万-70万美元一套的别墅,当时已涨到了150万美元左右,如果多买一套,那该多好!

但很可惜,这种乐观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。从2006年起,美国房市在火爆多年之后,开始下滑,随后则急转而下。房价节节下跌,甚至不到高峰时的一半甚至零头,销售一路下滑,更少有人购买。已买房人欲哭无泪,建筑商也是无力回天。那位懊悔没有再多买房的人,想来还是幸运者。

持续走低的房价,使当初兴冲冲高价买房的美国人被“套”其中;随即被套的,还有美国的房贷公司,尤其是风险较高的次级抵押贷款金融公司。于是,以房市泡沫破裂为肇因,最终在美国掀起一场“完美风暴”:雷曼破产、“两房”被迫国有化,美国经济陷入“大衰退”……

泡沫破灭的后果是一轮套一轮的,按照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的高级经济学家贾里德·伯恩斯坦的说法,“衰退就好像病毒一样,正从美国一个行业传染到另一个行业”——美国房地产业、制造业、金融业已病毒缠身,而随着经济状况的恶化,劳工市场自然也在劫难逃。

曾一度对金融危机不以为然的“股神”巴菲特,后来也感慨言道:当时所有人都犯了同样的错误,认为房价会永无止境地上涨,“基本上,四五年前,几乎每个美国人脑袋里都有这样一个概念,不管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,认为房价不可能大幅下跌……这是愚蠢的想法,也是从众心理使然。”

其实,房市的教训,日本人领受的更为直接。在上世纪80年代,“日本神话”如日中天,房地产热火冲天。当时甚至有一种说法:卖掉东京的土地,可以买下整个美国。也借助于房产泡沫带来的资产增值,日本企业纷纷到美国购买地产,激发了美国被日本超越的恐惧和反感。但可惜好景不长,泡沫随即破灭,日本也由此陷入“失去的十年”。

中国与美国、日本的国情有很大不同,一些地产行业的朋友也总是说,中国的城镇化等诸多因素,使之房地产有诸多的刚性需求,因此其中的泡沫并不多。更何况,中国不存在土地私有,地方政府也不可能容许地产破裂,也许如此。但一个普遍的规律是,按照目前的房产价格,相当一部分居民,包括很多自认为或被认为的中产阶层,已经无法凭借正常收入实现安居。这种状况合理否?

记得在美国时,当一位美国政府统计部门的经济学家听笔者言,北京上海的房价比华盛顿等很多美国城市要高出许多时,他惊诧不已。在他看来,中国的增速比美国快是正常的,但快到能从绝对值上超英赶美就让人难以相信了。

有“卖空大师”之称的美国投资家吉姆·查诺斯称,以建设成本计算,中国住宅市场的价值相当于GDP的300-400%。而日本在泡沫崩溃前的1989年,这个数值约为375%,因此,“中国的住宅泡沫已经达到历史罕见规模”。

他的话未必正确,中国国情特殊也是不争的事实。但既然是市场经济,市场经济就有其内在的规律。泡沫总会破裂,只是时间早晚。当然,政策应对得当,问题也就有惊无险。只是,上世纪日本房市的疯狂,本世纪初美国房市的火爆,最终都演变成了灾难性的后果。希望下一个泡沫破裂,不会以眼泪结束。

来源: 中国证券报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